(603)20313195
   
查看大图

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内篇分析

《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内篇分析》是国际汉学界研究庄学的力作。作者认为,《庄子》(尤其是其内篇)的主旨是心灵的转化,是从梦向觉的改变,是从低的境界向高的境界的跃迁。《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内篇分析》一反传统的把《庄子》看做相对主义之作的看法,对庄学研究中各种各样的相对主义解释作了细致的辨析和深刻的解剖。书中大胆质疑了流传两千多年的“蝴蝶梦”的编排顺序,并认为《齐物论》中“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的“大圣梦”更能体现庄子的思想,而“蝴蝶梦”只不过是“大圣梦”的不成熟版本。

  • 商品重量:281.000 克(g)
  • 货  号:G58B112730241B
  • 所得积分:1
  • 作者: 爱莲心
  • 出版社: 凤凰出版
  • ISBN: 9787214036735
  • 出版时间: 2010年7月
  • 开本: 32开
  • 市场价: RM15.00
  • 销售价: RM13.50
  • 节省: RM1.50
购买数量:
  (库存1)

编辑推荐

《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内篇分析》: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爱莲心(Robert E.Allinson) 译者:周炽成 丛书主编:刘东

爱莲心(Robert E.Allinson),现为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教授。撰写和主编了7部著作,并发表了180多篇学术论文。这些作品大部分是关于中国哲学的。他被公认为英语世界中庄学研究最高产的学者之一,其主编的《理解中国人的心灵:哲学之根》(牛津大学出版社)自1989年以来再版了10次,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向往心灵转化的庄子》被前牛津大学教授马克·艾文(Mark Elvin)誉为“卓越的成就”。

目录

中译本序

自序
导言
第一章 彀音
第二章 神话和怪物:论隐喻的艺术
第三章 神话的内容
第四章 作为隐喻的怪物
第五章 作为隐喻之美:变形的象征
第六章 蝴蝶梦:文本内的调整
第七章 蝴蝶梦:文本外的调整
第八章 相对主义问题
第九章 相对主义解释的起源
第十章 自我转化的吊诡
第十一章 孟孙才之例
第十二章 鸣雁
译后记

序言

中国曾经遗忘过世界,但世界却并未因此而遗忘中国。令人嗟呀的是,60年代以后,就在中国越来越闭锁的同时,世界各国的中国研究却得到了越来越富于成果的发展。而到了中国门户重开的今天,这种发展就把国内学界逼到了如此的窘境:我们不仅必须放眼海外去认识世界,还必须放眼海外来重新认识中国;不仅必须向国内读者移译海外的西学,还必须向他们系统地介绍海外的中学。
这套书不可避免地会加深我们150年以来一直怀有的危机感和失落感,因为单是它的学术水准也足以提醒我们,中国文明在现时代所面对的决不再是某个粗蛮不文的、很快就将被自己同化的、马背上的战胜者,而是一个高度发展了的、必将对自己的根本价值取向大大触动的文明。可正因为这样,借别人的眼光去获得自知之明,又正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紧迫历史使命,因为只要不跳出自家的文化圈子去透过强烈的反差反观自身,中华文明就找不到进入其现代形态的入口。
当然,既是本着这样的目的,我们就不能只从各家学说中筛选那些我们可以或者乐于接受的东西,否则我们的“筛子”本身就可能使读者失去选择、挑剔和批判的广阔天地。我们的译介毕竟还只是初步的尝试,而我们所努力去做的,毕竟也只是和读者一起去反复思索这些奉献给大家的东西。

后记

我的几位研究生帮助翻译了本书的部分初稿:毛国民译了第六章,薛莉译了第七章,陈殿青译了第八章,杨丽花译了第九章。我的学生钟敏知译了序言和第五章的初稿。在他们译稿的基础上,我进行了重译。其中可能出现的错误,当然完全由我负责。
感谢丛书主编刘东先生。感谢丛书总策划周文彬先生。感谢责任编辑府建明先生。感谢陈来教授。感谢我的同事龚隽教授,他最早将我作为本书的译者介绍给本书的原作者爱莲心教授。没有他们的热心帮助,就不会有本书的出版。最后,感谢爱莲心教授,他非常热情、非常耐心地回答我在翻译过程中提出的种种问题,并专门为本书的中国读者写了一个新序。我尤其感谢他指出了我在原稿中的多处英文抄录错误。特别令我感动的是,爱莲心教授校阅了全部译稿,对多个地方作了改正。我估计,还会有其他一些翻译上的错误,欢迎读者指正。

文摘

《庄子》的中心的和开始的神话,是一个关于一条鱼(鲲)发生变化而成为一只鸟(鹏)的故事。像《创世记》一样,这一中心神话有两种叙述。但是,对于我来说,第一种叙述是最重要的。这两种叙述的不同在于,第一种叙述明确说到转化(鲲转化为鹏)的主题而第二种叙述却把鲲和鹏看成两种不同的动物。我无法解释这两者的不同,我只能认为,第二叙述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是伪的,是后来编辑的结果。虽然就我所知还没有人注意这两种叙述的区别,但是,我认为,第一个叙述是更可取的,因为它体现了存在于《庄子》内核的中心主题。
让我们看一下《庄子》开头的著名神话故事: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徒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逍遥游》)
从鲲的栖息地(南冥)和鹏的目的地(天池)来看,以上所说显然是一个神话。从这两动物跟公认的科学上的可能性相矛盾的体积来说,它显然也是一个神话。从鱼会变成鸟这个与事实相反的说法中,我们更可以明显地看到它是一个神话。
《逍遥游》开头并没有告诉我们,这是一篇哲学论文,这篇论文以转化为主题。事实上,关于这一主题的信息隐藏得这样地难以捉摸,以至于大部分解释者都看不出来。但是,这一信息还是存在于那里。尽管如此,它与这个故事交织在一起,因而我们最多只能期望象征性地理解它。但是,这个神话不是简单地起着只传递一个象征性的信息的作用。它如此微妙地体现这个信息,恰恰正因为,作者不想让我们以分析的心灵来理解这个故事的要害之处。故事的神话内容在前概念的水平上起作用,以致它能被直觉心灵理解。
故事告诉我们,我们是从黑暗中开始的。开头之黑暗的存在,象征着认识论的起点。我们不开始于任何概念或前概念。如果我们开始于概念或前概念,我们就很可能无法以恰当的顺序来理解这个故事的要点。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请提问咨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欢迎分享!

商品分类

浏览过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