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20313195
   
查看大图

操纵世界的黑手:彼尔德伯格俱乐部阴谋

《操纵世界的黑手:彼尔德伯格俱乐部阴谋》将告诉你关于这个组织的阴谋手段,还有其影响未来全球的走向。对于每一位对世界大事感兴趣的读者来讲,《操纵世界的黑手》一书都不容错过,读来惊心动魄。虽然我们无法改变这个世界所上演的种种阴谋,但我们需要知道世界上的哪些事情“被阴谋”了。一个由全球政治领袖、跨国企业总裁、国际银行董事及金融专家、媒体大亨及掌握权势的精英等所建立的组织“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左右操纵着几乎所有国家的政策和未来走向,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建立“新世界秩序”。

  • 商品重量:440.000 克(g)
  • 货  号:G58EB5421727D1
  • 所得积分:3
  • 作者: H•保罗•杰弗斯
  • 出版社: 中信
  • ISBN: 9787508620879
  • 出版时间: 2010年7月
  • 开本: 16开
  • 市场价: RM39.00
  • 销售价: RM35.10
  • 节省: RM3.90
购买数量:
  (库存1)

编辑推荐

《操纵世界的黑手:彼尔德伯格俱乐部阴谋》编辑推荐:《货币战争》重要参考书。谁在操纵世界?谁是幕后黑手?
亨利•基辛格、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夫妇、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夫妇、撒切尔夫人、银行家戴维•洛克菲勒、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和托尼•布莱尔……
他们的幕后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

名人推荐







媒体推荐

自从1954年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在欧洲成立以来,人们便开始怀疑它的目标是“摈除国家主权、建立一套全球货币体系、成立一个由他们谋划、控制并从中获利的世界政府”。
——《操纵世界的黑手》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名字取自荷兰一家旅馆,由荷兰的伯恩哈德亲王于1954年一手创立。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由美国和欧洲的银行家、政治家、商业领袖、媒体巨擘和著名学者所组成。该俱乐部是包括欧盟在内的几乎所有欧洲联合机构的策源地,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建立一个世界政府。
——《货币战争》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H•保罗•杰弗斯 译者:刘宁

H•保罗•杰弗斯,是一位知名的广播新闻记者。他曾是CNN与Fox这两个美国最重要的新闻频道的历史及时事评论员,曾经在波士顿担任制作新闻节目和在ABC与NBC广播网络任职节目制作人。在新闻界经历丰富的保罗•杰弗斯还在纽约大学、加州大学等大学教授写作和新闻大众传播。

目录

引言“嘿,你们在搞什么”IX

1 源起:爱国者与亲王1
但一个星期后,伯恩哈德违背了女王的旨意,又回到了荷兰。可他发现,德军的侵略已经难以抵抗,因此他又乘坐一艘英国巡逻船第二次流亡到英国。

2诚挚地邀请您加入阴谋俱乐部15
彼尔德伯格大会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别人的猜疑,因为这个组织独一无二并且是私密的。这一组织在美国被攻击为旨在颠覆美国的左翼团体,而在欧洲则被视为颠覆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图谋。

3 秘密会议29
有人说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一个由来自于欧美列强的超级精英们组成的国际论坛,它能够运筹帷幄,掌舵国际大势;有人说,它是一个秘密的资本主义组织,会员自愿参与,图谋控制世界;还有人说,它是一个由政治家、学者和商业大亨组成的温和组织,他们只不过每年聚在一起几天,花天酒地一番而已。

4 基辛格:彼尔德伯格的左右手47
基辛格的外交政策促进了中美两国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两国分别在对方的首都建立了联络处。对此,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深感满意。

5 控制世界的彼尔德伯格计划55
受世界范围内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彼尔德伯格俱乐部致力于首先实现欧洲联盟的第一步,这一点也是约瑟夫•瑞廷格梦寐以求的。

6 窥探者:谁发现了彼尔德伯格的密谋67
在这次会议休会期间,塔克还遇到了大卫•洛克菲勒,当时洛克菲勒正在大厅用餐。塔克写道,洛克菲勒的笑容冰冷,眼珠滴溜溜直转。

7 撒切尔夫人:老男孩俱乐部的女性83
1975年4月,撒切尔接受邀请,参加了在土耳其伊兹密尔豪华的金海豚酒店举行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会议。

8 彼尔德伯格与罪恶帝国89
1980年,里根遇上了民主党对手吉米•卡特。卡特当时任佐治亚州州长,其观点与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全球化相符,因此被彼尔德伯格视为一颗崛起的政治新星。在卡特执政期间,他的几名顾问都是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常客。

9 克林顿: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铁杆会员99
1993年1月20日,克林顿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在此之前的1992年12月,据说是在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敦促之下,总统乔治•H•W•布什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10现代战争的幕后推手113
1991年6月7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成员在德国巴登巴登的Badishcer酒店聚集,讨论乔治•H•W•布什在1月份作出的对伊拉克入侵科威特(1990年夏天由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发动,目的是为了夺取对油田的控制)实施军事打击的决定。

11染指全球金融129
在1999年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会议上,克拉克发表观点认为,世界进入一个全球货币体系应当通过三个步骤:在西半球实施欧元、亚太地区货币和美元。克拉克还呼吁在联合国中选举出一位“世界金融首相”,他预计,“再过几十年,人们会难以相信,这个世界从前曾有过如此多种货币”。

12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新千年蓝图137
2001年3月24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第47次会议在瑞典哥德堡市郊的斯泰农松德酒店举行。令人感到惊讶的是,玛格丽特•撒切尔再次出席会议。

13依旧在绝密活动149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会议最吸引媒体的是政府高官的参加。2006年6月12日,《纽约太阳报》报道说:“不要问乔治•帕塔基州长抽出周末时间到这里来干什么。这是个秘密,他不会告诉你们。”

14对外关系委员会与三边委员会167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批评家们注意到,洛克菲勒在成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创始人之一的5年之前,曾被选入对外关系委员会。无论从理念还是目的上,对外关系委员会都被视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老大哥。

15北美联盟与美元的消失187
据说,彼尔德伯格人士及其他一些国际主义者却认为,随着全球化的必然趋势,美元的消失已在所难免。

16阴谋抑或老男孩俱乐部?203
大卫•洛克菲勒在其2002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他能成为“受到邀请的11名美国人中的一员,与其他来自11个西方国家的约50名代表一起参加1954年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首届会议,感到受宠若惊”。

17彼尔德伯格与世界新秩序223
“大家猜猜今晚谁在北弗吉尼亚州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会场进行了私下会谈?答案就是我们的巴拉克•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他们的确在星期四晚上在那里见面并进行了秘密会谈。会谈内容高度保密,就连参加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会议的会员们都不知道。”

序言

“嘿,你们在搞什么”
2008年9月18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领导人接到财政部长亨利•“汉克”•保尔森与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的通知,参加在国会大厦召开的紧急会议,会议主题是美国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危机”。他们发出警告说,目前形势不仅威胁到美国的经济,还将对全球的金融结构造成冲击。为了转移这一灾难,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的保尔森提议由国会授权他接收银行和华尔街公司账面价值为7 000亿美元的坏账。1999年高盛公司股票首次公开发行之后,保尔森担任高盛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后入主美国财政部。保尔森于1974年加入高盛芝加哥分部,后来其职位节节攀升,他担任的职务包括高盛芝加哥分部的主管合伙人、高盛投资银行部联合主管、高盛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以及资深合伙人。
伯南克曾担任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主席,这个委员会是联邦储备体系主要的货币政策决策单位。在他担任这一委员会主席之前,他还是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主席。
除了作为美国经济御用管家的角色之外,保尔森和伯南克还与一个由国际银行家、金融家和跨国公司高级经理人组成的秘密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组织便是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他们两人都参加了最近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和弗吉尼亚尚蒂伊郊区举行的一次俱乐部会议。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评论家和众多记者认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目标就是要消灭国家主权,创造一个拥有全球通用货币的世界政府,巩固少数银行家对经济的统治力。为了实现这一“世界新秩序”,并达到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社会主义的目标,他们需要颠覆美国作为世界资本主义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
2006年,一次典型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会议在加拿大召开。作为加拿大渥太华最重要的四星级酒店,布鲁克大街酒店(Brookstreet)称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力求做到完美服务,不放过任何细节”。这家酒店的手册中介绍说,酒店的全部276个房间(包括35个套间)都进行气温和空气质量控制,并且装饰有“渥太华坎特伯雷艺术学校学生们令人叹为观止的抽象艺术作品”;天然水疗区为顾客提供了一个“休闲放松的绝佳场所”;客人们可以沉醉于观景餐厅的美味,也可以周末到自助酒吧里聆听优美的音乐而流连忘返。喜欢户外运动的客人可以选择骑自行车和跑步,可以到乡下滑雪,也可以到小罗伯特•琼斯亲自设计的加拿大最好的沼泽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球。对于喜欢室内活动的客人,酒店也提供了各种娱乐设施,以及配有室内与室外按摩浴缸和蒸汽房的健身中心。总之,酒店极尽奢华之能事,迎合着来自娱乐业、工业和政界重量级人物的胃口。
2006年6月9日,这些重量级人物乘坐加长豪华轿车和SUV来到了布鲁克大街酒店。为保证私密性,这些汽车都装有深色的滤光车窗。突然之间,酒店的宁静与温馨被黑色西装、豪华加长轿车、威猛的保镖与不可一世的气势所取代。
渥太华的加拿大新闻社记者亚历山大•帕内塔见过一份经传真发来的未署名的新闻稿,这份新闻稿中写道,将在布鲁克大街酒店举行的本届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会议将针对能源、伊朗、中东、恐怖主义、移民、俄罗斯、欧亚关系和亚洲等问题进行讨论。由此帕内塔对布鲁克大街酒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份新闻稿还列出了出席这次会议的人员名单,包括金融家和美国大通银行领导人大卫•洛克菲勒、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纽约州州长乔治•潘塔基,还有可口可乐公司、瑞士信贷集团、加拿大皇家银行的领导人,众多传媒界和金融界的巨头以及来自西班牙和希腊的内阁部长们。
“此次会谈是秘密进行的,但却鼓励与会人员畅所欲言。”新闻稿中写道,“会议将不举行新闻发布会。”
帕内塔写道:“此刻,在加拿大首都郊外一处高尔夫球场边上的豪华高层酒店里,一个全世界最机密和强大的社团年会正在上演。这并不是类似于共济会的组织,也不像美国军方关于UFO的捕风捉影。这个组织的成员有些我们从未听说过,但信不信由你,我们的世界就掌握在这些人的手里。这个组织就叫做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俱乐部成员来自于欧洲皇室、国家领导人、政治掮客和世界顶级公司的首脑。”距离俱乐部会场半公里之内,有十几道金属门重重把守,门外有渥太华警方的重兵布防。然而,加拿大国家警力并不是这里的主宰。要进入酒店,即便是身着警服的警官,也必须接受来自于一家名为Globe Risk的私人保安公司的6名黑衣工作人员的检查。“这简直不可思议。”一名渥太华警官说。
另外一名警官说,他们只是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被派到这里工作,而且他们的上级并没有告诉他们太多。“他们只是告诉我们,这些人都是重量级的人物,会议也是保密的。”帕内塔写道,一些好奇的旁观者对着这些停在检查站里的黑窗豪华轿车拍起了照片,虽然看不到坐在里面的人是谁,但这恰恰激发起了他们的想象力。 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标志,只是在每辆车的挡风玻璃上都贴着一个让人难以琢磨的字母“B”。
酒店健身房的会员都被请了出去。健身房门上贴着一个通知,告诉会员们健身房将关闭4天;酒店的所有其他客人都被要求退房;所有仍停在酒店停车场的车辆都将被强行拖走。
在对这些豪华车辆的到来好奇不已的围观人群中,一位名叫詹姆斯•P•塔克的74岁高龄的美国记者尤为引人注目。作为《美国自由言论报》的编辑,他已经跟踪报道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几十年,并撰写了大量的相关资料,包括他最近出版的《吉姆•塔克的彼尔德伯格日记》(Jim Tucker’s Bilderberg Diary)一书。站在酒店之外,他向其他记者讲述了他所了解的关于这一组织内幕的详情。
“有人说我是在宣扬他们的阴谋论,”塔克说,“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我只是看到了他们有阴谋这一事实。”
丹尼尔•伊斯图林是另外一名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关注者,他拍下了每一辆进入布鲁克大街酒店的车辆。伊斯图林是《彼尔德伯格俱乐部》(The True Story of the Bilderberg Group)一书的作者,他曾对彼尔德伯格俱乐部进行过长达15年的调查。伊斯图林目前居住在西班牙,因为他说他害怕有人会对他的批判进行报复。他曾冒险进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年会会场,并声称他掌握关于与会人员资料的信息渠道。
亚历克斯•琼斯是来自得克萨斯州的一位纪录片制作人,他命令他的职员将镜头对准了一辆从面前驶过的挡风玻璃上贴有字母B的豪华轿车,嘴里嘀咕着:“嘿,你们在搞什么。”两年前,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举办50周年庆祝活动,“整整4天时间,西方国家的所有主要政治活动家、商界领袖、银行家、工业家和战略思想家在意大利北部一家五星级酒店汇聚一堂”。据说,其中一名发言人就是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兹。彼尔德伯格评论家们说,爱德华兹在俱乐部里很吃得开,他甚至成了约翰•克里2004年副总统竞选的竞选伙伴。同时,吉米•卡特、比尔•克林顿和布什父子成功就任美国总统,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也都功不可没。另外,据说俱乐部甚至还是玛格丽特•撒切尔和托尼•布莱尔就任英国首相的幕后推手。
人们对于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疑虑重重,部分原因是因为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是洛克菲勒,并且其中一名元老级的长期会员是亨利•基辛格。一名评论家写道:“当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组织者们(包括大卫•洛克菲勒和亨利•基辛格等人)完成掌控全球商品与服务的大业时,人们除了眼睁睁看着,没有别的办法。”
在外人看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分明是要密谋控制整个世界,因为像这种由社会精英人士组成、旨在控制世界命运的秘密组织不在少数。自从有了人类文明,秘密社会组织便相伴而生。《韦氏词典》中对“cabal”(阴谋,阴谋集团)一词的定义为“秘密组织或者秘密组织成员为实施某一计划(推翻政府)而采取的手段和诡计;又:实施这些手段和诡计的组织”,而“cabal”一词来源于《圣经》中的“Cabalist”(犹太教秘法师)。
在希腊罗马时代,类似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组织通常都是一些带有宗教色彩的秘密集团。在中世纪,建造教堂及其他公共建筑的石匠们自发形成了一些行会,这成为后来的现代共济会的基础。十字军东征造就了圣殿骑士团,之所以称为圣殿骑士,是因为十字军在耶路撒冷所罗门庙的废墟上建起了总部。圣殿骑士团是历史上最神秘、最具传奇色彩的秘密社会组织之一,因为骑士团富可敌国,并且发明了国际信贷,就连国王和教皇也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18世纪诞生了光明会。1776年,亚当•维索兹在德国成立了光明会,该组织与共济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深得德国理性主义者们的青睐。1785年,巴伐利亚政府解散了光明会。据说,亚当•维索兹的光明会对托马斯•杰斐逊和其他几位美利坚合众国的奠基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尽管今天光明会仍被人描述为一个由社会精英人士组成的控制国际银行家,并从幕后掌控全世界各个层面的商业、政治和政府活动的组织,但光明会自己却宣称,其“已发展成为一个促进人们对个人权利以及为保护这些权利而存在的政府行为的共同认识的全球性组织”。在光明会的网站上,有一句话写道:“让我们共同努力,在全世界传播自由的种子。”
另外,今天,被人们怀疑正在搞阴谋的秘密组织还有罗马天主教主业会和耶鲁大学神秘的非宗教组织骷髅会等。
罗马天主教主业会宣扬的一种思想是人人都会走向神圣,但在此之前必须走过平凡的人生,这一点在《达•芬奇密码》这部书与同名电影中均有所体现。主业会的会员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其中的牧师都听命于教皇指派的主教。主业会由牧师若瑟玛利亚•施礼华于1928年在西班牙创立,1950年得到了教皇皮乌斯十二世的最终批准。目前,主业会拥有来自80多个国家的约8.7万名会员,约有70%的会员在自己的家中过着正常的生活,其他会员则是独身主义者,主要生活在主业会中心。主业会网站上宣称:“主业会的任务在于帮助人们将自己的工作与日常活动都当做接近上帝、服务他人和改造社会的机会。主业会通过授课和论坛的方式成为当地教堂有益的补充,从而帮助人们净化思想和恪尽职守。”
在被人们怀疑为要建立统治全世界的由精英人士组成的全球性网络的组织名单中,骷髅会被认为是成就美国大业的孵化器。在《坟墓的秘密:美国权力的隐秘通道》①(Secrets of the Tomb)一书中,作者亚历山德拉•罗宾斯(Alexandra Robbins)写道,骷髅会“是美国最强大的秘密社团”。骷髅会的基地位于耶鲁大学一座名为“坟墓”的大楼,其成员包括布什父子、威廉•霍华德•塔夫特和美国最高法院法官、中央情报局官员、内阁成员、众议员、参议员以及小布什2004年的总统竞选对手约翰•克里等。目前,骷髅会在世的成员仅有800名。“我认为关于骷髅会最有趣和最具影响力的一点,”罗宾斯说,“是它的目的是首先将其会员推向权力位置,然后再促使这些会员在重要位置上安插其他会员。”
2007年5月,中央情报局的历史学家们公开发表了一篇文章,反驳了骷髅会是美国情报部门孵化器的说法。这篇文章写道,诸如《牧羊人》(The Good Shepherd)等影片在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个无法磨灭的印象,那就是要进入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上层,就必须成为骷髅会的成员。尽管骷髅会并没有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战略情报局(中央情报局的前身)成员的摇篮,但我们注意到,美国情报部门中有很多官员毕业于耶鲁大学,其中老布什曾在1976年1月30日~1977年1月20日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
尽管骷髅会、中央情报局和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三者之间并没有显而易见的关系,但美国保守运动先锋和奠基人、《国家评论》杂志主编小威廉•法兰克•巴克利却同时是这三家组织的会员。有证据表明,在艾森豪威尔任职期内的第一年,中央情报局在促进美国参与创建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自从1954年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在欧洲成立以来,人们便开始怀疑它通过将“西方世界政治领袖”、跨国公司掌门人、国际银行家和金融家、知名记者、媒体大亨以及那些能够影响大众观点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从而建立“一种世界新秩序”。据说,俱乐部的目标是“摈除国家主权,建立一套全球货币体系,成立一个由他们谋划、控制并从中获利的世界政府”。
那些想了解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真相的记者们遇到了困难。英国BBC电台的约翰森•杜非受命前去报道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成立50周年。他在2004年的《在线杂志》中写道,由于俱乐部对外保密,因此“围绕俱乐部逐渐形成了一种阴谋论,认为世界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掌握在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手中”。在南斯拉夫,塞尔维亚领导人曾经批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挑起了那场推翻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战争。据报道,俄克拉何马城炸弹手蒂莫西•麦克维和本•拉登都认为,各个国家的政府都唯彼尔德伯格俱乐部马首是瞻。然而,强硬右翼人士和自由主义者却控诉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密谋自由犹太复国主义,一些左翼人士(如激进主义者托尼•戈斯林)也持有相同的态度。前新闻记者戈斯林在他位于英格兰布里斯托尔的家乡组织了一场反对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运动。“我看到的主要问题就是对外保密,”他解释说,“这么多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们聚在一起,我想,他们应当向世人解释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对于人们阴谋论的指控,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成员却不屑一顾。《金融时报》记者马丁•沃尔夫解释说,这次会议不能说是机密性的,而应当说是私密性的。沃尔夫曾数次以非记者身份被邀请参加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会议,他断言:“这个俱乐部不是一个执行机构,它也不作出任何决策。”
20世纪50年代,作为一名前途远大的政治家,英国人丹尼斯•希利是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4位创始人之一,他后来成为英国工党政府官员。有人说,俱乐部是施加在世界人民身上的一只无形的大手,对此,希利给予了直接的反驳:“这简直是一派胡言!绝对不是这样!我们从未致力于在重大事情上达成一致,这里只是提供了一个讨论的场所。”
希利声称,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本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跨大西洋合作精神而创立的,它的初衷是将风云人物们以非正式的不引人注目的方式聚在一起对重大问题进行讨论,从而避免未来战争的爆发。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国际组织,”希利说,“根据我的经验,最好的会议应当使与会人员畅所欲言。”
还有一些支持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对外保密做法的人们指出,当年美国的奠基之父们在费城独立大厅起草美国宪法时,也是锁上门谢绝来客的。
尽管人们对古罗马和古希腊时代以及后来的光明会和共济会都有制造阴谋的怀疑,但从来没有一个秘密组织像彼尔德伯格俱乐部这样覆盖全球,其成员中有代表个人的,也有代表公司、政府和媒体的。那些怀疑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人还注意到,俱乐部似乎与一些组织有着紧密的联系,比如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和三边委员会。这两个组织都致力于以牺牲国家主权和个人自由为代价通过世界政府的形式实现全球化和世界新秩序。
2006年渥太华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的一篇新闻稿称这一组织为一个善意的论坛,参加这一论坛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聚集在一起进行为期3天的非正式无书面记录的讨论,主题涉及当前人们关注的话题,特别是对外关系和国际经济问题”。这篇新闻稿还写道,这次会议之所以秘密进行,完全是因为俱乐部希望“所有与会人员都能够敞开心扉,畅所欲言”。为了实现这一点,会议结束时俱乐部既没有发表公开声明,也没有举行新闻发布会。随着装有深色滤光车窗阻挡围观者视线的豪华轿车驶离,布鲁克大街酒店再次向公众开放。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留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仍旧是一个由世界权力精英们组成的阴谋组织。
本书旨在客观地探究关于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已知事实,解读它的发展历史和创立目的,考量其作为阴谋危险组织的可能性,评估评论家们对其批评的性质与动机,解读这一组织成员的身世与影响。
像任何一部好的侦探小说一样,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故事摄人心魄,这要从笼罩在冷战阴影下的东欧说起。

文摘

1 源起:爱国者与亲王
但一个星期后,伯恩哈德违背了女王的旨意,又回到了荷兰。可他发现,德军的侵略已经难以抵抗,因此他又乘坐一艘英国巡逻船第二次流亡到英国。
英国剧作家阿兰•本奈特的一部名为《历史系男生》(The History Boys)的喜剧(该剧后来在伦敦西区和纽约百老汇引起了轰动,并被拍成了电影)描写了8名学生参加牛津大学入学考试的故事。其中的一名学生不太喜欢学术研究,而更喜欢体育运动。他被要求对“历史”作出定义,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他回答说:“您是问我历史是什么?那不过是一件接一件的龌龊事而已。”
这一定义完全适用于一位被流放的波兰爱国知识分子的不平凡经历,他就是公认的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创始人。
1888年4月17日,约瑟夫•希罗尼穆斯•瑞廷格(Joseph Hierony-mus Retinger)诞生于奥匈帝国加利西亚省的克拉科夫,加利西亚省便是后来欧洲版图上的波兰。瑞廷格诞生前的两个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
1888年2月6日,在对德国议会的一次讲话中,俾斯麦亲王宣称:“除了上帝,我们德国人无所畏惧。”
这一豪言壮语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德国、意大利和奥匈帝国之间签署的一份协定。这一协定旨在形成三国同盟,如果任何一国与俄国、英国、法国中的一国或几国交战,其他两国应予以协助。威廉一世签署这一协定时已接近91岁,已统治德国27年。1888年3月9日,威廉一世去世之后,皇位传给了他57岁的儿子弗里德里希•威廉。不久,弗里德里希患上了晚期喉癌,不能讲话,6月15日便去世了,皇位由他29岁的儿子接替,这就是威廉二世。
瑞廷格出生的这一年一共出现了三位皇帝。24年之后,凯泽•威廉启用了协定条款,帮助奥匈帝国与俄国交战。由于俄国与英国和法国是共同防御联盟,由此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约瑟夫•希罗尼穆斯•瑞廷格的父亲约瑟夫•斯坦尼斯洛•瑞廷格有4个孩子,希罗尼穆斯排行最末。老瑞廷格是波兰声名显赫的贵族伏拉基斯洛•扎姆耶斯基(Wladyslaw Zamoyski)伯爵的私人法律顾问。瑞廷格年轻时聪明好学,很有希望成为一名神父。父亲去世以后,他也开始为扎姆耶斯基伯爵家族效力,并加入了一个学会。
在伯爵的财力支持之下,1906年,瑞廷格来到巴黎索邦大学学习。
18岁的瑞廷格就读于政治学院,他英俊潇洒,难掩贵族之气。渐渐地,他便融入了巴黎上流社会,结交了一大批年轻的艺术家、画家、音乐家和作家。每天他不是与法国权贵们在酒吧里畅谈,便是聆听名家新曲或是拜读名家新作。他向自己的赞助人证明,他的这些兴趣爱好并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学业。1908年,他自豪地向扎姆耶斯基伯爵报告说,他以20岁的年纪获得了政治科学博士学位,从而成为索邦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博士学位获得者。后来,他又赴慕尼黑大学深造,攻读比较心理学。1912年,他回到了克拉科夫,创办了一份文艺月刊,并娶了漂亮的波兰女子奥蒂利亚•祖布丽丝卡。
随着战争的阴云密布,瑞廷格受一些支持波兰独立的激进分子之邀,在伦敦设立超国家委员会分处宣扬波兰独立事业。爱国者、理想主义者和梦想者们早已预见到战争将会导致奥匈帝国解体。这意味着欧洲版图必将重新划分,此前隶属于奥匈帝国的各省都将以独立国家的姿态出现。然而,对瑞廷格来讲,波兰独立的梦想还包含一个希望,即战后欧洲的新兴国家应形成一个新体系,在这一新体系之下,各国之间不会再发起战争。
像在巴黎一样,瑞廷格在伦敦不但有政治圈子里的朋友,还结交了很多艺术家和文学家。与他交往最密切的是波兰著名作家约瑟夫•康拉德(《黑暗的心》和《吉姆老爷》的作者)。1914年夏天,就在瑞廷格夫妇与康拉德夫妇在西班牙加利西亚度假时,奥匈帝国与俄罗斯及其盟国德国发生了战争。受三方同盟的约束,英国与法国对德国与俄国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对瑞廷格来讲,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利用其在英国与法国的政治关系说服奥地利脱离奥匈帝国,从而打开波兰独立之门。后来,瑞廷格被奥地利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被德国打上了死囚犯的烙印,在英国也不受人们的拥护。身无分文的瑞廷格逃往西班牙,后来又去了墨西哥。
在墨西哥,30多岁的瑞廷格延续了其在巴黎和伦敦的做法,继续结交艺术家、作家、知识分子和政界人士。他结交的朋友中包括墨西哥工人地区协会领导人路易斯•拿破仑•莫罗内斯和后来成为墨西哥总统的埃利亚斯•卡列斯。由于这层关系,瑞廷格受墨西哥政府之托就美国与墨西哥在阿莫科石油公司权利上的争议进行斡旋。在代表墨西哥赴美国谈判的旅途中,他与美国一些领袖人物建立了友谊,包括后来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费利克斯•弗兰克福特,正是他帮助瑞廷格获得了新的波兰护照。
重新得以赴欧洲旅行之后,瑞廷格于1939年9月1日来到了伦敦,此时正值德国入侵波兰。波兰流亡政府在伦敦成立后,瑞廷格成为波兰总理瓦迪斯瓦夫•西科尔斯基将军的主要政治顾问。
1941年秋天,瑞廷格陪同西科尔斯基来到北非,慰问在托布鲁克与英军及其他部队一起抵抗德国隆美尔将军非洲军的波兰军队。
3年之后,56岁的瑞廷格乘降落伞回到了自己被占领的家乡。在萨拉曼德行动中,他成为在战斗任务中乘降落伞的年龄最大的人。他身穿英军制服,身上带着名为佩斯利上尉的身份证件。根据一则关于这次行动的报道,波兰家乡军曾经怀疑瑞廷格,抢走了他的证件,并阻止他登上一架飞机。他们命令一名扮做护士的女杀手伊莎贝拉•霍罗德卡给瑞廷格注射一种致命药剂,由于她只注射了一半的剂量,瑞廷格才没有被毒死,但他因此而瘫痪。后来,瑞廷格回到了伦敦,在多切斯特酒店逐渐康复。
由于不用离开伦敦执行任务,瑞廷格将流亡在英国的一些国家的外长们组织在一起,并开始筹划在战后成立欧洲联盟。关于此项计划的很多讨论都是在克拉瑞奇酒店的午餐桌上进行的,并由荷兰亲王伯恩哈德主持。1944年,他们在沙威酒店的一次讨论达成了一致意见,建立了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经济联盟(Benelux)。
战争结束后,瑞廷格参加了一场由查塔姆研究所举办的题为“一个欧洲人的大陆”的会议。1946年5月初,瑞廷格来到布鲁塞尔,与比利时首相保罗•范泽兰一道参加了欧洲经济合作联盟会议,会议也邀请了美国代表参加。1947年,瑞廷格着手准备将于1948年5月在海牙举行的欧洲议会,参加者有温斯顿•丘吉尔、联邦德国的康拉德•阿登纳、英国首相安东尼•艾登以及哲学家伯特兰•罗素。1948年5月7日~11日,来自全欧洲的代表以及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观察家们齐聚荷兰,总人数高达800人。会议由丘吉尔主持,对欧盟的未来发展议题进行了讨论。与会代表呼吁建立一个政治、经济和货币一体化的欧洲联盟。这次会议对欧洲一体化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最终于1948年10月25日成立了欧洲运动委员会(European Movement)。这次会议被一些参与者称为 “瑞廷格的个人杰作”。以此为基础,9个月后欧洲委员会成立,从而为成立欧洲议会打下了基础。
握有索邦大学政治科学博士学位的瑞廷格深知,成立欧洲联盟并不是什么新奇的设想。
“18世纪,哲学家孟德斯鸠说,‘过去,无论何时欧洲被武力统一,其时间都没有超过一个任期……’
“1871年,法国小说家维克多•雨果呼吁,‘让我们成立欧洲合众国吧,让我们成立大陆联盟吧,让我们在欧洲拥有自由吧。’
“1922年,理查德•库登霍夫•卡勒吉伯爵成立了泛欧联盟。
“1941年,安德烈•马尔罗号召实施‘欧洲新政’,计划成立除苏联之外的欧洲联邦。
“1942年10月,在致英国战时内阁的一封信中,丘吉尔写道:‘尽管难以实现,但我坚信,欧洲大家庭能够以欧洲联盟的姿态出现。我希望看到一个欧洲合众国的出现。’
“1946年9月19日,在苏黎世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丘吉尔断言:‘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
得益于瑞廷格的努力,在荷兰海牙举行的这次欧洲会议上,有来自16个国家的近千位知名人士号召成立欧洲联盟。1948年7月,瑞廷格与丘吉尔、外交官邓肯•桑迪斯以及比利时前首相保罗•亨利•斯巴克一道来到美国为成立欧洲联盟筹款。由此,1949年3月29日,统一欧洲美国委员会成立。委员会第一任主席威廉•多诺万也是美国战略情报局的第一任主任,副主席艾伦•杜勒斯后来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局长。
瑞廷格注意到,“1947年6月5日,美国国务卿、将军乔治•C•马歇尔在一次历史性的讲话中建议对欧洲进行援助”,这就是众所周知的“马歇尔计划”,同时,这一计划也支持欧洲的统一。
“1948年3月17日,英国、法国、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在布鲁塞尔签署了一项为期50年的条约,致力于‘经济、社会、文化和国防方面的合作’。”
“1949年5月5日,来自10个欧洲国家的外长在伦敦签署条约,致力于‘建立范围更广的欧洲联盟,改善欧洲人民的生活条件,提升欧洲人民的人文价值,并坚持议会民主原则和法律与人权标准’。这一条约的目标在于从社会与经济上促进统一。”这一联盟的成员包括比利时(1949)、丹麦(1949)、法国(1949)、爱尔兰(1949)、意大利(1949)、卢森堡(1949)、荷兰(1949)、挪威(1949)、瑞典(1949)、英国(1949)、希腊(1949)、土耳其(1949)、爱尔兰(1949)和联邦德国(1951)。“欧洲委员会对所有欧洲国家开放,只要它们认可‘有关法律规则与人权及基本自由方面的原则’。”委员会的总部设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各国首相每两年会晤一次,首相代表们每年会晤10次,大会有154名各国代表参加。
1949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成立,这一防御联盟旨在实施北大西洋公约,并联合向日渐强大的苏维埃政府施加压力”。
“1952年5月27日,《欧洲防务集团条约》在巴黎签署,从而将英国军队与联邦德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的军队组成了联盟。”
在瑞廷格致力于欧洲联盟事业的几年时间里,由于冷战的升级,欧洲的分裂日益严重。1946年,丘吉尔发表关于“铁幕”的讲话,他说:“在铁幕的背后,是中欧和东欧古老国家的都城,华沙、柏林、布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亚。”
在沿着欧洲权力走廊前行并致力于实现几个世纪以来互相争战不休的国家的统一大业的过程中,这位来自波兰的爱国者被朋友们称为幕后操纵者,就连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但是,瑞廷格却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即波兰及所有东欧国家都投入了苏联的怀抱。
当时正值冷战最冷的时期。正如克里姆林宫的花岗岩柱子一样,约瑟夫•斯大林对苏联及其东欧盟国的统治坚不可摧。面对苏维埃世界进攻的危险,德国宣布重整军备,从而在整个欧洲引发了紧张情绪。
瑞廷格一贯认为,公众的思想会倾向于有影响力的个人,因此他在1952年初便与他的一些朋友展开了讨论,他们都认为欧洲的未来取决于国家间统一的目标。通过与时任联合利华董事局主席保罗•范泽兰的讨论,他们一致认为,要实现欧洲联盟,必须寻找一位合适的人选将有影响力的领导人组织到一起。瑞廷格心目中的最佳人选是荷兰的伯恩哈德亲王。瑞廷格与伯恩哈德亲王在海牙会议上见过面,他知道伯恩哈德亲王对政治颇感兴趣,并且支持欧洲联盟。尽管由于荷兰皇室的身份限制了其政治行动的自由,但伯恩哈德亲王却乐于推进这样的正当事业。对于欧洲统一大业,有了伯恩哈德亲王的支持,其价值是无可估量的。
“伯恩哈德亲王来自一个巴伐利亚家庭,从小在靠近波兰边境的布兰登堡长大,与弟弟一起接受私人教师的教育。在柏林读完中学之后,他来到洛桑大学研习法语(英语是其第一语言),然后又先后赴慕尼黑大学和柏林大学学习了国际商法。随着德国纳粹主义兴起,伯恩哈德受到了希特勒主义的感召,在柏林加入了党卫队。”
“1935年,在父亲去世一年后,伯恩哈德离开党卫队,来到了德国法本公司驻法国巴黎分部。”当时,正在里斯本的荷兰首相建议伯恩哈德前去拜会荷兰女王威廉明娜和她的女儿——朱莉安娜公主,当时她们正在德国加米施–帕腾基兴参加冬奥会。有资料记载,当时伯恩哈德发现公主“仪态万方,略带羞涩,冰雪聪明,深受其母亲女王的影响”。与公主交往约一年以后,他们于1936年9月8日宣布订婚,成为当时荷兰轰动一时的新闻。当时伯恩哈德25岁,朱莉安娜27岁。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保持中立的荷兰,此刻对德国也保持着不偏不倚的态度。然而,伯恩哈德放弃德国国籍之后,希特勒却对其冷眼相待。后来,伯恩哈德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方式赢得了荷兰人民的尊敬。
“婚礼于1937年1月7日在海牙举行,伯恩哈德从此加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奥兰治王朝的皇室。威廉明娜女王同意,她丈夫——梅克伦堡–什未林公国的海因里希亲王的爵位将由其承袭。
“伯恩哈德亲王的第一项任务是参军,但由于他在1937年11月遭遇严重车祸,因此参军被迫推迟。然而,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当时仅为上尉军衔的伯恩哈德被威廉明娜女王委以重任,负责直接向她汇报当时仍处于中立地位的荷兰的国家防务情况。
“1940年5月10日,德国入侵荷兰。两天之后,威廉明娜女王命令伯恩哈德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贝娅特克丽丝和伊蕾妮逃往英国。”紧接着,威廉明娜女王也流亡到英国。但一个星期后,伯恩哈德违背了女王的旨意,又回到了荷兰。可他发现,德军的侵略已经难以抵抗,因此他又乘坐一艘英国巡逻船第二次流亡到英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伯恩哈德“成了英军与荷军之间的首席联络官。在英国、加拿大和美国受训期间,他访问并激励荷兰陆军和海军以及在英国皇家空军服役的荷兰空军人员。他因为设立战争武器基金而为英国公众所熟知。这一基金由荷兰海外人士资助,用于为英国皇家空军和荷兰皇家空军购买轰炸机和战斗机”。后来,他又成为英国皇家空军的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彻底赢得了英国人的好感。
“1944年9月,战事进展顺利,伯恩哈德被任命为荷兰军队最高司令。虽然他不掌管荷兰海军,但却参与指挥荷兰抵抗行动。”伯恩哈德与欧洲盟军最高司令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将军关系很好,但他却批评过英军司令伯纳德•L•蒙哥马利,原因是蒙哥马利在1944年荷兰阿纳姆的一次叫做“市场花园行动”的伞兵袭击战役中损失惨重。
威廉明娜女王辞去王位之后,朱莉安娜继承了王位。作为女王的丈夫,伯恩哈德继续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并且逐渐将注意力放在了发展荷兰工业与海外贸易上。后来,瑞廷格提议召开一次由欧洲与美国政界、商界和学术界参加的大会,这引起了有国外经历的伯恩哈德的浓厚兴趣。在他们两人的第一次会谈中,伯恩哈德被这一项目深深地吸引了。他要好好考虑这件事情,并咨询了自己的顾问和朋友。后来,经过几次会议以及多方咨询,很快一组人选便产生了。
1952年9月25日的巴黎会议上,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当前迫切需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根据传记作家凯•伯德的记载,1952年末,“瑞廷格来到美国,尝试着向美国人兜售自己的观点。同时,他还见到了外交家艾夫里尔•哈里曼、银行家大卫•洛克菲勒以及时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将军等老朋友。在瑞廷格说明来意之后,史密斯说,‘你怎么不早点来找我呢?’随后,他建议瑞廷格去找即将成为艾森豪威尔总统战事特别助理的C•D•杰克逊。很快,杰克逊便组织起了几名美国人”。新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及其几名幕僚都有过在欧洲生活的经历,也深刻认识到了这一问题。他们都很熟悉伯恩哈德,并非常看重他。就这样,随着美国人的加入,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一次世界领导人大会的道路铺平了。
剩下的,就只是确定会议地点了。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请提问咨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欢迎分享!

商品分类

浏览过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