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20313195
   
查看大图

蓝色列车之谜

《蓝色列车之谜》故事讲述的是,时近子夜时分,有个人穿过协和广场。他虽然穿着突出瘦长身材的漂亮的毛皮大衣,还是不难看出他体弱多病,令人可鄙。身短矮小,獐头鼠面。这种人,总会让人直觉无足轻重,不看在眼里。然而,骤下这番结论的人,可能大错特错了。因为这名看似无用又不起眼的男子,在他生存的世界里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算在鼠辈帝国,也称得上是鼠王了…… 当豪华的“蓝色列车”到达尼斯的时候,卧车管理员试图叫醒熟睡的鲁丝·凯特林。但她再也无法醒来了——因为她已经被谋杀,并且遭到了毁容,几乎难以辨认。更有甚者,她珍贵的火

  • 商品重量:300.000 克(g)
  • 货  号:G592167874436D
  • 所得积分:1
  • 作者: 克里斯蒂
  • 出版社: 人民文学
  • ISBN: 9787020066278
  • 出版时间: 2008年10月
  • 开本: 32开
  • 市场价: RM21.00
  • 销售价: RM18.90
  • 节省: RM2.10
购买数量:
  (库存1)

编辑推荐

《蓝色列车之谜》是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系列,阿加 莎·克里斯蒂已推出30种,其中2006年推出14种,2007年12种,2008年至今已推出4种。
克里斯蒂的写作功力一流,内容写实,逻辑性顺畅,也很会运用语言的趣味。阅读她的小说,在谜底没有揭露前,我会与作者斗智,这种过程令人非常享受!她作品的高明精彩之处在于:布局的巧妙使人完全意想不到,而谜底揭穿时又十分合理,让人不得不信服。                 ——金庸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克里斯蒂 译者:丁叶然

阿加莎·克里斯蒂,被誉为举世公认的侦探推理小说女王。她的著作英文版销售量逾10亿册,而且还被译成百余种文字,销售量亦逾10亿册。她一生创作了80部侦探小说和短篇故事集,19部剧本,以及6部以玛丽·维斯特麦考特的笔名出版的小说。著作数量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第一部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战时她担任志愿救护队员。在这部小说中她塑造了一个可爱的小个子比利时侦探赫尔克里·波格,成为继福尔摩斯之后侦探小说中最受读者欢迎的侦探形象。1926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罗杰疑案》(又译作《罗杰·艾克罗伊德谋杀案》)。1952年她最著名的剧本《捕鼠器》被搬上舞台,此后连续上演,时间之长久,创下了世界戏剧史上空前的纪录。
1971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得英国女王册封的女爵士封号。1975年,英格丽·褒曼凭借根据阿加莎同名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改编的影片获得了第三座奥斯卡奖杯。阿加莎数以亿计的仰慕者中不乏显赫的人物,其中包括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法国总统戴高乐。
1976年,她以85岁高龄永别了热爱她的人们。

目录

1 白发男子
2 侯爵先生
3 火心宝石
4 在柯曾大街
5 能干的绅士
6 米雷几
7 两封来信
8 坦普林女士的信
9 拒绝贿赂
10 蓝色列车
11 谋杀
12 雏菊别墅
13 电告范·奥尔丁
14 爱达·梅森的证词
15 罗奇伯爵
16 波洛分析案情
17 清白的绅士
18 德里克的午餐
19 不速之客
20 凯瑟琳的新友
21 网球场上
22 帕波波鲁斯的早餐
23 新见解
24 波洛的忠告
25 合理的建议
26 警告
27 与米雷儿的谈话
28 波洛学松鼠
29 家乡的来信
30 瓦伊纳小姐的见解
31 艾伦斯先生的午餐
32 凯瑟琳与波洛交换意见
33 新的见解
34 再乘蓝色列车
35 波洛的说明
36 在海滨

序言

阿加莎·克里斯蒂被誉为举世公认的侦探推理小说女王。她的著作英文版销售量逾10亿册,而且还被译成百余种文字,销售量亦逾10亿册。她一生创作了80部侦探小说和短篇故事集,19部剧本,以及6部以玛丽·维斯特麦考特的笔名出版的小说。著作数量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
随着克里斯蒂笔下创造出的文学史上最杰出、最受欢迎的侦探形象波洛,和以女性直觉、人性关怀见长的马普尔小姐的面世,如今克里斯蒂这个名字的象征意义几近等同于“侦探推理小说”。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第一部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战时她担任志愿救护队员。在这部小说中她塑造了一个可爱的小个子比利时侦探赫尔克里·波洛,他成为继福尔摩斯之后侦探小说中最受读者欢迎的侦探形象。《斯泰尔斯庄园奇案》经过数次退稿后,最终于1920年由博得利·黑德出版公司出版。
之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推理小说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平均每年创作一部小说。1926年,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罗杰疑案》(又译作《罗杰·艾克罗伊德谋杀案》)。这是她第一部由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的小说,开创了作为作家的她与出版商的合作关系,并一直持续了50年,共出版70余部著作。《罗杰疑案》也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第一部被改编成剧本的小说,以Alibi的剧名在伦敦西区成功上演。1952年她最著名的剧本《捕鼠器》被搬上舞台,此后连续上演,时间之长久,创下了世界戏剧史上空前的纪录。
1971年,阿加莎·克里斯蒂获得英国女王册封的女爵士封号。1976年,她以85岁高龄永别了热爱她的人们。此后,又有她的许多著作出版,其中包括畅销小说《沉睡的谋杀案》(又译《神秘的别墅》、《死灰复燃》)。之后,她的自传和短篇故事集《马普尔小姐探案》、《神秘的第三者》、《灯光依旧》相继出版。1998年,她的剧本《黑咖啡》被查尔斯·奥斯本改编为小说。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推理小说,上世纪末在国内曾陆续有过部分出版,但并不完整且目前市面上已难寻踪迹。鉴于这种状况,我们将于近期陆续推出最新版本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系列”,以下两个特点使其显著区别于以往旧译本,其一:收录相对完整,包括经全球评选公认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小说代表作品;其二:根据时代的发展,对原有译文全部重新整理,使之更加贴近于读者的阅读习惯。愿我们的这些努力,能使这套“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推理系列”成为喜爱她的读者们所追寻的珍藏版本。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
2006年5月

文摘

1 白发男子
时近子夜时分,有个人穿过协和广场。他虽然穿着突出瘦长身材的漂亮的毛皮大衣,还是不难看出他体弱多病,令人可鄙。
身短矮小,獐头鼠面。这种人,总会让人直觉无足轻重,不看在眼里。然而,骤下这番结论的人,可能大错特错了。因为这名看似无用又不起眼的男子,在他生存的世界里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算在鼠辈帝国,也称得上是鼠王了。
即便此时,仍有一家大使馆在等待他回返。但他有一件要事得先处理好——一件大使馆也管不着的事。他的脸在月光下显得苍白而冷酷。细瘦微钩的鼻梁透露着他的犹太血统,他的父亲是个祖籍波兰的犹太人,领薪的裁缝师。完成这件要事一定能讨他父亲的欢心,因此他今晚才不辞辛苦地渡海而来。
他来到塞纳河畔,穿过桥,跨入巴黎一个不怎么有名的街区。他在一栋破旧的大楼前稍停片刻,便直上四楼。没等他伸手敲门,一个女人就把门打开了,显然是在等他的到来。她没跟他打什么招呼,只是帮他脱掉了大衣,带他走进了装饰和摆设都很低俗的客厅。房内照明的电灯被罩上肮脏的粉红色花彩,光线柔和了许多,但仍掩盖不了她一脸的浓妆艳抹;同样的,灯光也掩盖不了她那平板的蒙古人种脸廓。这个女人名叫奥尔加·德米罗夫。对于她的职业,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她的国籍也一样。
“都办妥了吗,小宝贝?”
“都办妥了,鲍里斯·伊万诺维奇。”
他点了点头,压低了嗓门说:
“我认为没有人跟踪我。”
但是他的声音里却流露出紧张。他走到窗前,稍微把窗帘拉开,向楼下张望了一下。然后,他猛然走开。
“有两个人,在对面的人行道上。我看好像是……”
他突然住口,咬起指甲来。这是他在紧张时常有的举动。
俄国女人安抚地摇摇头。
“他们在你来之前就在那里了……”
“还不一样,我看他们是在监视这栋大楼。”
“有可能。”她附和着说道。
“不过……”
“不过什么?就算他们真知道些什么,他们从这儿要跟踪的也不是你。”
他的嘴唇上浮现出一丝冷酷的微笑。
“没错。”他说道,“那倒是真的。”
他思虑了一两分钟,接着说道:
“这个该死的美国佬——他既能照顾自己也能照顾他人。”
“我想是这样的。”
他又走到了窗前。
“强悍的客户,”他嘟哝着,轻轻笑了一声。“为警察局所熟知,我担心。嗯,嗯,希望流氓兄弟有好收获。”
奥尔加·德米罗夫摇摇头。
“如果那个美国佬像大家所说的那样,那么得再需要两个那样懦弱的流氓才能打败他。”她停了一下。“我想知道……”
“什么?”
“没什么。今天晚上有个人走过这条街两趟——一个白发男人。”
“那又怎么样?”
“哦,那个白发男人走到那两个人身边时,他把一只手套丢在地上。其中一个人把手套捡起来,交还给那个白发男人。真是老掉牙的手法。”
“你认为——这个白发男人是——那两个家伙的老板吗?”
“有点像。”
奥尔加有点吃惊和不安。
“你确定——包裹安全吗?有没有什么人动过?外面风传的话很多……有很多很多的议论。”
他又咬起了指甲。
“你自己判断吧!”
她弯下腰灵巧地把壁炉里的煤块拨弄开来。在下面,从一团团皱巴巴的报纸当中,她从正中央取出一个包着脏兮兮报纸的长方形包裹,递给了他。
“真聪明!”他点头称许道。
“这个公寓已经被搜查了两次。我的床垫都被割开过了。”
“就像我说的,外面的话传得太多了。”他叨念着,“这样讨价还价——是一个错误。”
他打开报纸。里面是一个小牛皮纸包裹。他再打开牛皮纸,检查过里面的东西,又迅速将它包上。这时一阵电铃声突然响起。
“美国佬很准时。”奥尔加看了一下时钟说。
她走出房间。没过多久她便领进了一个陌生人,一个高个头、宽肩膀,从外貌上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个美国人。美国人锐利的目光先是看了一眼女人,继而又扫向男人。
“您是克拉斯尼涅先生吗?”美国人客气地问道。
“是的。”鲍里斯回答道,“很抱歉——必须劳驾您到这么个奇怪的见面地点。但是,保密是绝对必要的。
我——我绝不能被人发现和这件事有关。”
“是这样吗?”美国人很有礼貌地说道。
“您曾对我说过,这桩交易的细节绝不公之于众,是吗?这是这桩买卖的其中一个条件。”
美国人点了一下头。
“这方面我们已有共识。”他冷淡地说,“也许你现在该把货拿出来了。”
“您的钱——现钞——拿来了吗?”
“是的。”对方回答道。
可是他显然不想把钱亮出来。克拉斯尼涅犹豫了一下,指指放在桌子上的小包裹。
美国人拿起包裹,打开包装纸。他走到灯光下把里面的东西细心查看了一会儿,似乎十分满意。之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厚厚的皮夹,拿出一沓钞票交给了那个俄国人,俄国人谨慎地数着。
“对吗?”
“谢谢您,先生。数目完全正确。”
“啊!”美国人说道。他把牛皮纸包裹随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他对奥尔加鞠了一躬。“再见,小姐。再见,克拉斯尼涅先生。”
他走了出去,顺手带上房门。房间里剩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那男人用舌头舔着干燥的嘴唇咕哝道:
“我在想,他回不回得了下榻的饭店呢?”
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窗外。他们刚好看到那个美国人走到下面的大街上。他向左转后,便头也不回地向前大步走去。同时有两个人影从一个门廊里偷偷地溜了出来,悄悄地跟上了他。跟踪者和被跟踪者都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奥尔加说道:
“他一定会安全返回。你不必担心——或希望——不管是什么吧。”
“为什么你认为他一定会安全?”克拉斯尼涅问道。
“如果一个人能赚得了那么多钱,那他绝不是傻瓜。”奥尔加说,“说到钱……”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克拉斯尼涅。
“嗯?”
“我的那一份,鲍里斯·伊万诺维奇。”
他有点不情愿地给了她两张钞票。她面无表情地点头谢了谢他,把钱塞进长袜里。
“很好。”她满意地说道。
他好奇地看着奥尔加。
“你不后悔吗,奥尔加·瓦西洛夫娜?”
“后悔?为什么要后悔?”
“为你曾经保管的那些东西。女人,我相信大多数女人对这种东西都爱得发狂。”
她沉思着点点头。
“是,你说得对。很多女人都有那样的疯狂,可是我没有。现在我怀疑……”她停了下来。
“什么?”克拉斯尼涅好奇地问道。
“那个美国人现在是安然无事——是的,我敢确定。可是以后……”
“哦?你在想什么?”
“他一定会把那东西送给某个女人。”奥尔加遐想道,“我怀疑其后又会发生什么……”
她烦躁地摇摇头,又走到窗前。她突然喊了一声,呼唤她的同伴。
“看,他现在又在沿着大街走了——就是我提过的那个人。”
他们两人同时向下望去,只见一个身材修长、姿态优雅的男人悠闲地沿街走着。他头戴一顶礼帽,披着斗篷。
在路灯照耀下,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那头浓密的白发。
2侯爵先生
白发男人不慌不忙地只顾走路,对周围的一切似乎全不放在心上。他向右转了一个弯,又左拐一个弯,嘴里还不时地哼着歌曲。
突然他收住了脚步,专心地听着。他听到了一种声响。这声响有点像轮胎爆胎,又有点像——枪声。他的嘴唇上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尔后他又继续漫步。
转过街角,他看到了一个热闹的场面:有个警察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还有一两个围观的路人。白发男人向其中一位礼貌地询问情况。
“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的,先生。有两个流氓袭击了一个年迈的美国人。”
“那个美国人受伤了吗?”
“倒没有。”回话的人淡淡一笑。“那个美国人口袋里有一支左轮手枪。那两个流氓还没来得及下手,美国人就朝他们身旁开了枪,于是那两个家伙被吓跑了。警察嘛,跟往常一样,来得太迟。”
“噢。”白发男人说道,没有什么反应。
他泰然自若地继续他的夜间漫步。不久之后,他过了塞纳河,进入本市的富人区。大约二十分钟后,他停在安静但华丽的街道上一座建筑物前。
就一家商店而言,这家店铺可谓十分低调质朴。主人帕波波鲁斯博士是位极有名望的古玩商人,所以并不需要什么广告来招揽生意,而且他的大多数生意也确实不在商店的柜台上做。帕波波鲁斯有一个可眺望香榭丽舍大街的漂亮公寓。照理说这种时候他人应该在那里,丽不是在他做生意的地方。但是白发男人却自信满满地一边按了按不显眼的电铃,一边四处张望无人的街道。
他的自信确非无由。大门开了,一个戴着金耳环、面孔黝黑的男子站在门口。
“晚上好!”白发男人说,“你家主人在里面吗?”
“主人在里面。可是这个时候他不见临时访客。”男子大声说。
“我想他会见我的。请告诉他,他的朋友‘侯爵先生’来了。”
男子把门开大了一点,请他进来。
这位自称是“侯爵先生”的男人,刚才说话的时候用手捂着脸。但等男仆回来告诉他帕波波鲁斯很高兴接见他时,他的脸庞已罩上了黑绸面纱。不知是仆人太缺乏观察力,还是平常训练有素使然,他对客人的变化并不感到讶异。他领着白发男人走到大厅尽头,打开一扇门,有礼貌地说道:
“侯爵先生到。”
起身迎接这陌生访客的是一位仪表堂堂的男士。帕波波鲁斯有种庄重慈祥的气质。饱满的额头,一把雪白
优雅的胡须,举止仿若神职人员般亲切。“我亲爱的朋友。”帕波波鲁斯说道。
他说的是法语,声调嘹亮温润。
“抱歉!”侯爵先生说,“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一点也不晚,一点也不晚!”帕波波鲁斯说,“不如说是个有意思的晚间时段。您或许已经度过了一个有趣的夜晚。”
“个人没有。”侯爵先生道。
“个人没有。”帕波波鲁斯重复道,“是,是,您当然没有了。有消息,呃?”
他瞟了侯爵一眼,已不见一丝慈祥或亲切。
“没有消息。袭击失败了。这是意料中事。”
“确实是这样。”帕波波鲁斯说,“任何粗暴……”
帕波波鲁斯摇摇手,表示他对任何粗暴行为的强烈反感。事实上,帕波波鲁斯本人也好,他经手的货色也好,绝不沾一点粗莽的气息。他在欧洲皇室圈中极负盛名,国王们都友好地称他是“德米特里厄斯”。他一向以行事谨慎著称,加上他的贵族身份,遂使他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许多可疑的交易。
“直接的进攻——”帕波波鲁斯说。他摇摇头。“有时可能成功,但几率很小。”
侯爵先生耸耸肩。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请提问咨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欢迎分享!

商品分类

浏览过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