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20313195
   
查看大图

梁漱溟先生讲孔孟

围绕《论语》一书,梁漱溟从自己的理解出发,把儒家思想解释为十三个方面:乐、讷言敏行、看自己、看当下、反宗教、毋意必固我,非功利、非刑罚、礼乐、孝弟、不迁怒不贰过、天命。同时,还结合中国现时的思想及西方思想,谈了新时期对儒家思想的再审视、再理解。大家之笔,尽是神来之处,寥寥十万字把一个“儒”字解释得淋漓尽致,读来不禁为之拍案!

  • 商品重量:320.000 克(g)
  • 货  号:G508637052E93F
  • 所得积分:2
  • 作者: 李渊庭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ISBN: 9787563339495
  • 出版时间: 2003年
  • 开本: 32开
  • 市场价: RM28.80
  • 销售价: RM25.92
  • 节省: RM2.88
购买数量:
  (库存1)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整理后记

1923年,梁漱溟先生在北大哲学系曾讲授“儒家思想”一课。当时有几位四川师友王平叔、张俶知、钟伯良、刘念僧等读了《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一书,仰慕梁先生的为人及其哲学思想,先后来北京就学于梁先生,就便到北大听梁先生讲授此课,作了记录,油印流传。1934年,四川友人席朝杰送我一本,我珍藏至今。现在我们整理的即以此为据。

记得1925年,我们十几位青年在京西万寿山附近的大有庄,随侍梁漱溟、熊十力两位老师求学,梁先生曾面授儒家思想大要。当时梁老师讲授的情景,虽事过数十年,我至今记忆犹新。此记录与梁老师当年面授者大体相同。

1988年6月23日,梁老师在京逝世,不久,我也双目失明,读书写作均不可能。每想到我珍藏了数十年的这本记录稿,如任其湮没,私衷难安。我老伴阎秉华知道我这种心情后,提议由她逐字逐句念给我听,共同加以修订。由1989年春天开始,到1990年6月23日——梁老师逝世二周年之日,历时一年半完成修订此书工作。事后又由先生长子梁培宽加以复核。

梁先生写出《中国文化要义》之后,原想接着写《人心与人生》和《孔学绎旨》两本书。他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几经挫折,于1975年《人心与人生》完稿,又改写了《东方学术概观》。其时,已届耄耋之年,日渐衰老,就难以再写《孔学绎旨》了。《孔家思想史》虽然是梁先生早年讲学记录,但由于梁先生未能写出《孔学绎旨》一书,所以我们勉力整理出来,以供研究梁先生学术思想者参考。①

我们整理此书时,字斟句酌,悉心推敲,记录如符师意,尽量不予改动;如发现文理不顾,或明显错误之处,就仰体师意,予以修改。吾师讲授时,多处引用《论语》、《孟子》原文,记录本引文亦有不少错、漏之处,我们一一查对二书原文,加以校正。

孔子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家,他自学成才,自述为学过程时,曾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曰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相传他对人有教无类,身教重于言数,以自己的实践,亲炙门下弟子。他有志匡时济世,席不暇暖。他自己讷言敏行,为学不厌,诲人不倦,发奋忘食,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他对门人弟子随时随事指点,既不说空洞教条,亦无系统理论。《论语》一书,就是他对门人弟子随时随事指点的言行记录。梁先生讲儒家思想归纳了十四种态度:(一)仁;(二)乐;(三)讷言敏行;(四)看自己;(五)看当下;(六)反宗教;(七)毋意必固我;(八)非功利;(九)非刑罚;(十)礼乐;(十一)孝弟;(十二)不迁怒,不贰过;(十三)天命。

这十四种态度,并非就《论语》字面上推衍出来的,而是从孔子的生活实践中归纳出来的。既不是空洞的教条,也不是抽象的理论。其所以能如此,盖因先生自有一番身体力行儒家思想的实践经验,这是梁先生与一般研究孔子的学者大不相同的。今于此特加指明,就教于读者,幸请读者明鉴赐教。

1993年10月23日(农历九月初九日)是梁先生百年冥诞。出版此书,以表纪念并以表达我们思念老师之深情。承民盟北京三支部胡琦峻和王砚波两位同志帮助联系出版单位,得以在梁老师百年冥诞之前出版问世,我们十分感激,在此特致谢忱!


1990年6月23日李渊庭阎秉华于北京


2003年10月23日(农历九月初九日)是梁先生110周年诞辰。为此再版此书,以纪念先生一生研究、体认、维护儒家学说,及其为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阎秉华

2003年5月

作者简介

梁漱溟,原名换鼎,字寿铭,后以漱溟行世,生于北京,祖籍广西桂林,顺天中学堂毕业,其后皆自学。中国现代思想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现代新儒家早期代表人物之一。1917-1924年执教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30-1937年从事乡村建设运动,1941年参与发起创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主要著作有《印度哲学概论》《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乡村建设理论》《中国文化要义》《人心与人生》等。 

李渊庭,男,内蒙古托克托县人。山东乡村建设研究所毕业,重庆北碚私立勉仁书院研究员。长期追随梁漱溟、熊十力两位先生治学,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儒家学说有一定造诣。1941年以乡建派参加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活动,1943年,以个人名义加入中国民主同盟,解放后在全国政协工作,1985年补办离休。业余从事翻译工作,有《学生的共产主义道德》等四部译著出版,晚年与妻子阎秉华一起整理《梁融漱溟先生讲孔孟》,并协助编写《梁漱溟先生年谱》。 

阎秉华,1917年出生,女,内蒙古托克托县人。1932年考入绥远省女子师范学校,后因病辍学,至今几十年来一直坚持自学。1945年参加中国主同盟,1950年到民盟总部工作,1959年调入民盟中央组织部。1985年补办离休后协助丈夫李渊庭整理《梁漱溟先生讲孔孟》,并编写《梁漱溟先生年谱》。 

目录

孔家思想史

一、命名

二、范围

三、取材

四、方法

五、孔家思想之来历

六、孔子的态度

讷言敏行

看自己

看当下

反宗教

毋意必固我的态度 

非功利的态度

非刑罚的态度

礼乐的态度

孝弟

不迁怒不贰过

天命

结束语

七、孟子

人类心理之观察

生活的工夫

孔子真面目将于何求?

今天我们应当如何评价孔子

一、一个分析贯彻全文

二、从物理、情理之不同谈到西洋人和中国人之不同

三、今天中国人好讲情理是渊源自古的

四、革命从身出发抑或从心出发有所不同

五、革命从心出发是中国革命的特色

六、中国传统文化植根于伦理情谊 

七、孔子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

八、西人所长,吾人所短,长短互见,各有得失

九、从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审查孔孟之道(上)

十、从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审查孔孟之道(下)

试论宋朱儒熹氏在儒家学术上的贡献及其理论思维上的疏失

附录

《孔家思想史》整理后记

文摘

书摘

我提出这个题目之意思,原在说明孔家之真面目。而宋、明之研究孔子者正不乏其人,以是不能不涉及宋明诸儒。但一般人之研究宋明理学者,又有一种太普遍之观念,似乎说宋明人研究的东西,不是孔家那套东西。究竟宋明人是否继承孔家所走那一条路,我们自不能不确

实加以批评而求一解决。那么我们要作这种工夫,凡属关于批评宋明人的东西,亦自不可忽略。清代学者如戴东原辈多从事于此,所以对于近世须加注意。其所以前前后后都须讨论者,盖如是而后方能了解孔家之真义也。但我的意思现在有一点变更,以后再说。

此外,有以经传讲孔家为事者,本在孔家思想史范围以外,故汉代除有思想关于孔家而予以稍有所得外,纯主传经如伏生辈,则不涉及。清代如陈兰甫等有列出性理命心各条目来综合汉代各家之思想,因谓汉代亦多有研究孔家那种问题者,其实则两不相干,要不过持客观态

度,以研究或解释孔家思想耳。但说到此,我们发见一种困难问题,就是研究孔家思想者,实繁有徒,去取应以何为准?我想最好是以见解为准。凡有特殊意思,可说特别见解可取者,即列入之;若在同一见解之下,虽其人颇有价值,亦不列入,如清黄梨洲辈,其志节固有足称者,然以其得力于阳明蕺山为多,故不另提。


我们一翻开《论语)看孔子的第一个态度,即是孔子生活的道路,一见便觉得他的意味非常之长,非常之妙。《论语》的第一章,孔子开腔便说: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单从这几句话,可见他的态度非常鲜明,可以想见他心里自得的样子。其次如: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汝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 ,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他自己说他的生活是如此,这可以见出孔子心里的那种乐趣快畅,生活之乐是很显著的。又如:

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这些话是赞颜子生活的快乐。可知乐在孔学中最为重要。这乐字在《论语》里是常见的,并没有一个苦字。

子曰:“君子遭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 子自遭也。”

他的弟子子贡承认他是能这样作的,所以说“夫子自道”。智与惑,勇与惧,仁与忧都是对待的字。孔子说“仁者不忧”,到底仁者是怎样的呢?就是不忧的人,反过来说,忧者便是不仁了。要作到仁,必须要不忧,不忧就是仁了。

所以也可以说仁者就是乐了。更有许多话可引,如: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乐,仁者寿。 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看他这般的不厌不倦,无时无地不是乐的,乐真是他生活中最昭著的色彩。此外,如弟子称道孔子的话: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这些话都是表示孔子生活的态度很乐的样子。更有一点,我们可以发现一些道理出来: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荡荡戚戚是生活的状况,其中却又包含了一个问题,似乎在伦理上的君子小人也因此有了分别。所以从这两句话看来,一面可以证明孔子自己生活中乐的态度,一面发现乐与忧分别的问题。发现这种问题,亦可证明孔子生活态度之明确。乐为孔子生活当中最显著之态度,(论语》

言之甚详。

……


书摘2

上面已把关于礼的几层转折讲了。现在提出一个问题来说,以后再解释前面几个疑问。这个问题即是婚姻制度,社会里面极重要之一问题。婚姻制度之起源,在经济史观说,与农业工业制度有关系。如农业制度,让我们家族制度发生,并且维系很牢固。所以然者,因需要夫妇

去维持生活,因此家族发达起来。但是在工业时代,家庭生活在事实上就不那么需要,几乎有解散的样子。这从经济上去说,婚姻制度的情形与其将来之趋势,固然是事实,我们不是不完全承认,不过用此去说明其起源,似乎有些不对,因为维持生活之必需,仅是婚姻起源之旁因,不是主要的。还有一个说法,说古先王制礼,仿佛为避男女之嫌,分别男女,俾免发生乱交,裁制社会之纷乱,保持社会之秩序的,即是制定婚姻制度。婚礼显是为解决这许多困难问题而制定。我们觉得这个说法也不过是一个旁面的事情,不是真原因所在。照我们的意思,其要点都是在礼,即人情好郑重,恶随便之自然要求。粗的看法,往往容易以为所谓自由恋爱与婚姻制度的分别,仿佛是一个久暂的分别,其实走恋爱自由之路,也有发生长久关系的。而由婚姻制度缔结之婚姻,也有短时抛弃的。他们真正的分别是在结婚时究竟有没有一种仪式;而离婚时究竟有没有一种手续。是则婚姻制度之要点即在仪式与手续。这就是婚姻制度之起源与其不能消灭之由来。我们所以不承认用经济关系解释者,因它只是旁因。旁因虽变,并不能消灭这种制度。婚姻制度之起源与要点,其所以不容消灭者,盖以礼也。比如我们的情,在这种所

谓两性之好合,是真切,是恳挚,其心理自然之要求,是要求一个郑重的表示,就是这个礼。我们学院开学时必须是行一个礼,仿佛是说这个长远的工作要开始,我们心里应当对于这段生活看得郑重。本来随便似乎也可以,但心里总是要求此种郑重之表示。婚礼也是如此,为自然

要求之一种郑重的表示。我们看人家结婚有结婚礼,拜天地,拜祖宗等等。其实那个时候,那里管天地神只,因其出于真切情感之要求,也不暇去理会,只有一个郑重的表示就是了。所谓先王制礼,不过就人情自然之要求郑重之表示,再使他妥当优美而已。因此,我们不能说礼只

是形式,是繁文缛节而为凭空添出者。如此为避男女之嫌而有所谓婚姻制度者,则为凭空添出也。两性的关系,应当自然,是为我们所承认的。但此并不是随便之谓。郑重之表示是出于真情,要是不郑重,也可说没有情也。人天然愿意有这种郑重而不愿随便,则礼之起源就是好郑重,恶随便而已。婚姻制度之不消灭及其要点通统在此。

我们由婚姻制度看出礼之起源,也就把关于上面第一第二两层意思讲明了。以下再把儒家主张礼乐的话略为一说。他制礼,如像怎样一个起坐跪拜,怎样一个言动举止,比如一个人,他的情不十分真切,如经过这许多手续,许多仪式,则心里便非常之沉着,非常之厚重,非常之有味。儒家的种种礼,是使人白有生以来,一生都过那种非常绵密,非常有趣的生活。因此他说“礼者所以养生送死者也”。使你一生都有趣味,因此身心安定。盖人生最可怕者,使人觉得没有趣味。

这个问题,大意已说明,现在再来解释起先提出来的几个疑问。

所谓礼者,看去似不免是外面的形式,然其意在藉此以启发其好的心情,正所以注重内容,不似刑赏只看外面之形式。我们前面所举第二层与第四层仿佛是冲突的,如孔子“则吾从先进”,显然是着重心情,尚质素而轻外面的仪文。第四层如不许子贡去告朔之饩羊,则完全注重形式一说,须凭藉形式以开导内容心情也。

罗素主张吾人生活要顺冲动。傅佩青先生说,孔子讲礼乐是屏抑冲动。苟如此看去,便完全错误。我们的生活根本不是两种势力在那里争执,只是一条路才能容我们走。儒家只是让冲动不像物类一样,使他经过一个优美化。我们以前说人心与物类之心不同,以人心是德,是超本能的。若冲动经由此仁心而出,则自然优美也。本来冲动还是冲动,并没有两样,只是吾人生活中,应有主从的区别。儒家并不是不要冲动,也并不是要屏抑它,他是让它从根本处(仁心)出来。如怒之冲动,不过不使他作主罢了。因本能是工具,不应来作主宰,应居于服从的地位。所谓礼乐乃是冲动得到优美化而已。

礼法出于人为。为解决社会之困难问题,而非出于自然,此与解释婚姻制度之起源,为解决避男女之嫌者同一见解。照我们的意思,婚姻制度是后来的事情,乃由真情为之先导,就是说礼是出于自然之要求,为一种性善的倾向,而非出于人为,为有性恶之趋向也。

其余疑问均可照上面所说明者去解释。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问题,请提问咨询!
如果您对本商品有什么评价或经验,欢迎分享!

商品分类

浏览过的商品